企业征信业务寻找潜在买家 益博睿决定退出中国大陆市场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入华15年后,国际征信巨头益博睿决定要退出中国大陆市场。“毫无征兆,我们也很懵。”有益博睿在华员工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11月10日上午突然接到这一消息。此后得知此消息的益博睿业务合作伙伴对记者称,“太突然了,说要放弃中国市场。不过,目前双方合作的业务还在正常开展。”

11月13日,益博睿亚太区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发来一份英文声明称,“在对我们业务进行了广泛的战略评估后,我们将剥离在益博睿中国公司业务信息服务中的股份,并保留决策分析业务仅在香港和台湾地区开展,从而精简大中华区的业务。”

该声明还表示,“我们正在与益博睿中国公司业务信息服务的潜在买家进行对话。”

记者了解到,目前,益博睿在中国主要有企业征信和决策分析两方面的业务。其中,决策分析的业务线会清算退出;企业征信的业务线,正在寻找潜在的买家。

中国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刘新海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益博睿是一家在英国上市的企业,公司的任何决定是基于追求商业利润以及对股东负责,促使集团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可能与益博睿在内地的业务经营情况有关。

退出中国大陆市场

回顾益博睿在华发展历史,早在2005年,英国跨国征信集团Experian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2014年全资收购了中国商业信息和企业征信服务提供商新华信;同年9月24日启用中文公司名“益博睿”;2018年正式获得央行企业征信备案。

2018年5月,央行营业管理部接受益博睿在境内设立的企业征信子公司——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博睿征信”)的备案申请,9月27日,益博睿征信完成备案。

在刘新海看来,益博睿公司既是世界上最大的个人征信机构,也是历史最悠久的个人征信机构,由于业务范围涵盖企业部分,所以也可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征信机构。

益博睿拿到中国央行企业征信备案有两年多的时间,“在拿到备案之前,我们更多的是与益博睿原有的国际客户开展业务,但拿到备案以后,可以更好地在国内拓展客户群。有更多的国内中大型的公司跟益博睿产生业务上的往来,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谈及获得征信备案对业务的影响时,益博睿大中华区CEO黄坚今年6月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官方消息显示,目前益博睿企业征信服务客户范围已经覆盖金融、电商、零售、制造、媒体、电信、化工等众多行业,包含小微企业、大中型企业、外贸型企业等各种企业类型。

过去几年益博睿在中国大陆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希望努力实现业务增长。在近期举行的进博会期间,益博睿亮相进博会,并且表示将其全球领先的GDN(GlobalDataNetwork)解决方案引入中国市场。在2020年报中,益博睿表示,目前大约有17亿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其中超过10亿人在亚太区接触不到正式的金融服务。

刘新海对经济观察报分析,益博睿是一家上市公司,股东的任何决定是追求商业利润,促使集团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可能之一是因为业务经营情况。从短期来说,可能是疫情对业务的影响比较大;长期来说,可能与益博睿进入中国大陆十几年,没有开展最有商业价值的个人征信数据业务有关。

记者了解到,在大中华区的营收不及预期或是导致益博睿做出上述决策的主要原因。益博睿(EXPN.L)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披露的2020年报显示,按地区和业务活动计的收入为51.79亿美元,营运利润(Operatingprofit)录得11.85亿美金。其中,北美收入32.47亿美元,拉美地区收入7.32亿美元,英国与爱尔兰收入7.69亿美元,EMEA(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区收入录得4.31亿美元,占比8.3%。而在此前的2018、2019财年,EMEA/亚太区在营收中占比为分别为8.43%、8.67%,远低于另外三个大区(分别为北美、拉丁美洲、英国和爱尔兰)。

在刘新海看来,益博睿在美国业务开展非常成功,但在国内本土化程度欠缺,尤其在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下,可能与中国的经济形势、法治、金融监管环境等方面有关系。

清算业务、寻找潜在买家

益博睿在华主要开展四大块业务:企业征信、决策分析、反欺诈和身份认证、精准营销和数据质量。黄坚曾对记者表示,益博睿在中国更关注的是企业征信和决策分析两块业务。

在征信数据服务方面,公司目前在全球运营23家个人征信局和11家商业征信机构;在决策分析领域,益博睿提供为客户基于征信数据的增值服务,同时将自身专家顾问咨询、分析工具、软件和解决方案提供给客户解决复杂问题和有更大价值的商业决策。

记者了解到,在主要开展的企业征信、决策分析业务中,其中具有央行征信牌照的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企业征信业务,这方面业务正在寻找潜在买家。另外益博睿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负责决策分析业务,该条线的业务将进行清算。目前益博睿正在跟员工和客户进行沟通。

益博睿在国内主要是开展企业征信业务,但并未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有业内人士分析,无法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是益博睿在大中华区业务不及预期的原因之一。

对于益博睿如何看待国内的个人征信市场,黄坚曾对记者表示,关于这方面,从全球的市场来看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模式,有些是完全政府主导的个人征信市场,有些是完全依靠市场驱动的,也有很多国家是采取了“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的模式。随着百行征信的推出,中国也慢慢倾向于“政府+市场”的驱动。“这确实是需要政府去强监管的一个市场,从个人征信来说,我们在中国没有计划去单独开展个人征信方面的业务,但是如果个人征信市场需要我们的服务,我们也会积极地和政府以及合作伙伴进行合作。毕竟益博睿的个人征信业务在全球市场中位列第一名,如有需要我们愿意把宝贵的经验带入到中国市场。”黄坚曾表示。

在刘新海看来,市场化的个人征信机构进入市场,可能对整个征信市场有利,但是也面临全球性的挑战,即个人数据的监管空前严格的形势。“欧美等市场的个人征信业务已经发展起来了,应对监管严格,也许可以覆盖成本;但是在国内个人征信格局尚未成熟情况下,市场化机构还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是也体现了监管的数据保护和数据应用的矛盾,这需要一个探索以及解决的过程。”

刘新海表示,益博睿退出中国大陆业务,在微观层面对市场的冲击不大。但是,益博睿是个优秀的品牌,金融开放过程中我们需要世界级金融服务机构给市场增加活力。“离开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这个决定依然值得深思。”刘新海称。

来源:经济观察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